【巴黎人】四川遂宁射洪县威迈农业——打响“川中蟹田米”品牌_蟹类专题(大闸蟹专题)

记者贾明高谭宏权

人多地少,是四川省丘陵地区农村一大特征。如何在有限的耕地上多为农民增收开辟路子?

记者在射洪县调查发现,同一稻田内既种稻又养鱼,发展有机绿色农业潜力大。&nbsp&nbsp&nbsp&nbsp人多地少,是四川省丘陵地区农村一大特征。如何在有限的耕地上多为农民增收开辟路子?&nbsp&nbsp&nbsp&nbsp射洪县在稻田里下功夫,黄澄澄的稻穗下,活蹦乱跳的鱼、蟹、泥鳅,把一亩田收入一万来元的想法变成了现实。&nbsp&nbsp&nbsp&nbsp水稻减产不减收水产丰收补回来&nbsp&nbsp&nbsp&nbsp9月上旬,虽然连日阴雨,可射洪县太乙镇拦沟田村支部书记税国友却一点不急。&nbsp&nbsp&nbsp&nbsp“今年栽迟了。因为农田整治改造拖了时间,田里的谷子6月底才栽,9月下旬才能收,肯定减产。”税国友反倒有几分高兴。“田里的泥鳅长到这么长,悬起的心放下来了。”他手比一个“八”字。&nbsp&nbsp&nbsp&nbsp记者看到稻桩下泥水里确有不少泥鳅在窜动。&nbsp&nbsp&nbsp&nbsp税国友操心的田并不是自己的,而是驼柏树村的。他们的亿农稻渔果专业合作社今年到驼柏树村流转了300亩水田,投入七八十万元搞稻鱼果粮经复生态水产试验项目。“我胆子大,当地村民没搞过,怕风险。陈古镇那边去年搞成功,一亩田收千斤粮、万元钱。”&nbsp&nbsp&nbsp&nbsp稻田养鱼不新鲜。“现在的稻田养鱼,不施化肥,不打农药,粮食有机,鱼也是有机的,这东西值钱哦,去年陈古那边的有机米卖到12元/斤,今年我们的米肯定能卖这个价,加上一亩能收200多斤泥鳅,一亩收一万来元应该没问题。”税国友说。&nbsp&nbsp&nbsp&nbsp与亿农合作社一起来到驼柏树村的还有威迈农业,其负责人李谓也是第一年从事稻田生态养殖,也流转了300亩稻田。田里除养红田鱼外,每亩还放养了500只大闸蟹苗。“稻、鱼、蟹共生。”&nbsp&nbsp&nbsp&nbsp李谓的田块与别的不一样,田中间有个几十平方米的水凼,一些沟渠与水凼相连,田坎边上还围起了防逃网,防止螃蟹逃跑。李谓说,这种生态模式是非常理想的,稻渔生态系统使种稻不用农药化肥,减少农业面源污染;鱼、蟹清除稻田中的杂草、害虫,有利生产出绿色食品和有机食品。现在,田里放养的裸斑鱼已长到0.5公斤重;放养的蟹苗已长到2两重且成活率达到70%以上。他给记者算了算,今年1亩能收有机稻300至400公斤、鱼150公斤、蟹50公斤,产值能超过1.5万元。他们还将在田坎上种植晚熟李。&nbsp&nbsp&nbsp&nbsp一水两用一地多收丘区农民增收有新路&nbsp&nbsp&nbsp&nbsp驼柏树村支部书记周世勇已坐不住了。“今年我村实施了农田综合整理,搞了稻渔共生项目。好多群众开始不相信,现在都要求加入。”&nbsp&nbsp&nbsp&nbsp周世勇介绍,村里正在筹划成立合作社,从今年底作准备,明年全村实施稻渔生态项目。“社员以土地入股,合作社采取保底分红模式,500斤黄谷保底,年底利润分成。”&nbsp&nbsp&nbsp&nbsp人多地少,是四川省丘陵地区农村一大特征。如何在有限的耕地上多为农民增收开辟路子?&nbsp&nbsp&nbsp&nbsp射洪县以陈古镇鹤弛稻田种养专业合作社为依托,采取“合作社+农户”方式,实施优质水稻、红田鱼、晚熟李子、大豆等综合种养,吸纳农户451户,在该镇店子村和石坝河村发展实验基地1000亩,初步实现“千斤粮、万元钱”目标。今年该县又在驼柏树村搞示范,辽宁省河蟹研究所与省水产研究所成了这里的技术后盾。明年该县准备将规模化稻田综合种养扩大到3万亩。&nbsp&nbsp&nbsp&nbsp据四川省水产局人士介绍,四川省稻田养鱼起步较早,在上世纪90年代,曾是全国的一面旗帜。但当时的稻田养殖多是鲤鱼、鲫鱼等,产量和市场价值不高。其实,稻田综合种养潜力很大,亩产名、优水产品可达50-100公斤,水稻每亩可增产10%左右,实现“一水两用、一地多收”。其次是生态效益显著,同一稻田内既种稻又养鱼,发展有机绿色农业。&nbsp&nbsp&nbsp&nbsp四川省常年水稻种植面积3600万亩,其中宜渔稻田1000万亩。截至2012年,四川省已发展稻田养鱼面积480万亩,产量25.37万吨,占水产品总量118.9万吨的21.34%。&nbsp&nbsp&nbsp&nbsp现在农村搞稻田综合种养更有优势,农村基础设施得到极大改善。射洪、蓬溪、隆昌、盐亭等地进行了“稻虾兼并作”、“藕鳅共生”、“稻渔鸭”、“稻渔藕”、“稻渔果”等多种种养模式探索。“稻田综合种养,关键是种什么?养什么?应种优质稻和养经济价值较高的水产品种。比如养泥鳅,现在市场价格高达每公斤五六十元。大闸蟹经济价值更高。”不过,这位人士承认,稻田养殖大闸蟹在我省还存在一些技术难题,四川省的水产技术力量正在进行攻关。
记者 邹渠

“经过多次失败后,今年种养终于迎来了大丰收,稻田养蟹把水稻变成了绿色水稻,螃蟹也成了生态螃蟹。”近日,刚刚送完货的滕文强和衡克波,只喝了一口水,又赶紧热火朝天地包装第二天客人要的蟹田米。

“这个米煮出的饭口感好,加上又是有机米,真的不错!”12月5—8日,在成都国际都市现代农业博览会上,成都佳邑集团老总现场品尝过“川中蟹田米”煮的饭后,赞不绝口:好米!好米!在一股清香味后,还有一股淡淡的海鲜味。并初步达成代销3万公斤的协议。
“卖了一半,我们就不敢卖了,要留一些来展示和品鉴啊!”威迈农业开发公司负责人李谓介绍说,在农博会现场,“川中蟹田米”卖到18元一斤,还供不应求。
博览会期间,威迈农业开发公司除与与成都佳邑集团初步达成协议,代销高端礼品装,销往北京、上海和东南亚市场外,还与荣邦公司等销售商达成代销协议订单2万公斤。
“由于现在种植规模有限,好多订单接都不敢接。”李谓说起当时“川中蟹田米”展区的火爆场面,只埋怨自己种得太少了。
“川中蟹田米”一炮而红,产品供不应求。
如此好的产品,是怎样生产出来的呢?这还得从公司总经理李谓说起。
毕业于四川农业大学的李谓,从小对农村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,在食品安全成为社会热点的今天,怎样让消费者认可,如何打造“绿色有机”品牌?一直是李谓心中思考的问题。
“我们种的水稻不施肥、不打药,全是有机食品。”说起“川中蟹田米”,李谓头头是道。刚开始探索采用“稻—鱼”模式,鱼对水稻绿色有机促进效果始终不太好,经过反复观察、研究、总结,最终决定采用“稻—鱼—蟹”复合模式。
稻田里养鱼、养蟹,螃蟹啃食水稻根系,促进根的再生,保持根的通透性,增强抗病能力;水稻采用宽窄行栽插模式,保证通风透光,利于鱼、蟹自由穿行;种植新引进的抗病性强、米质优良的品种—川优6203。鱼、蟹穿行达到松土的目的,并能清除稻田中的杂草、害虫,粪便正好作为水稻的有机肥料,有利于产出绿色、有机食品。“不施肥、不打药,水稻照样长得好!”李谓说。
谈到供不应求的市场和“川中蟹田米”的未来,李谓成竹在胸:准备利用赤诚三农农事服务超市联系大户多、带动能力强的特点,采取“公司+大户+农户”的模式,由公司提供蟹苗和种子,提供技术指导,保证品质,包回收,力争2—5年内将种植规模扩大到3—5万亩。
“有了今年的经验,明年的亩产有望达到800斤。我们正着手计划建基地,建设配套加工企业。”李谓信心满满,他的目标是打响“川中蟹田米”这一品牌,并将其推向全国的中高端市场。

射洪县在稻田里下功夫,黄澄澄的稻穗下,活蹦乱跳的鱼、蟹、泥鳅,把一亩田收入一万来元的想法变成了现实。

“蟹田米太受欢迎了,每天有几十个订单,最近我们两个忙‘飞’起了。”尽管嘴上说着忙,但提起自己的蟹田米,二人语气里充满了干劲与满足。

水稻减产不减收水产丰收补回来

稻田养蟹实现“一田双收”

9月上旬,虽然连日阴雨,可射洪县太乙镇拦沟田村支部书记税国友却一点不急。

“蟹田米”增产又增效,生态蟹市场供不应求。了解市场行情后,今年,滕文强和衡克波合伙在重庆潼南崇龛镇临江村包了110亩土地,搞起了稻田养蟹,一田双收为他们带来了大收益。

“今年栽迟了。因为农田整治改造拖了时间,田里的谷子6月底才栽,9月下旬才能收,肯定减产。”税国友反倒有几分高兴。“田里的泥鳅长到这么长,悬起的心放下来了。”他手比一个“八”字。

“稻田养蟹一田双收,比单纯的养蟹或种水稻,收益要大得多了。”滕文强点开手机计算机:“一亩水田产100斤螃蟹,平均70一斤,光卖螃蟹,一亩就有7000元的毛收入,此外,稻田里的螃蟹纯生态养殖,还未上市就有大把订单,根本不愁销。再说蟹田米的品质让其价格翻了几番,光是一亩蟹田米就比传统种植的大米多了几倍的收入。”

记者看到稻桩下泥水里确有不少泥鳅在窜动。

“不但收入增加了,农药化肥的钱还省下了,里里外外算下来,这一亩地至少增收近万元。”滕文强高兴地说,今年稻田养蟹,终于获得成功,“蟹田米”经过粗加工包装后,以每斤12.8元的价格对外销售,“市场行情非常不错,明年准备扩大种植面积,注册商标,把品牌打出去。”

税国友操心的田并不是自己的,而是驼柏树村的。他们的亿农稻渔果专业合作社今年到驼柏树村流转了300亩水田,投入七八十万元搞稻鱼果粮经复生态水产试验项目。“我胆子大,当地村民没搞过,怕风险。陈古镇那边去年搞成功,一亩田收千斤粮、万元钱。”

螃蟹成优质大米“代言人”

稻田养鱼不新鲜。“现在的稻田养鱼,不施化肥,不打农药,粮食有机,鱼也是有机的,这东西值钱哦,去年陈古那边的有机米卖到12元/斤,今年我们的米肯定能卖这个价,加上一亩能收200多斤泥鳅,一亩收一万来元应该没问题。”税国友说。

在采访中,笔者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,稻田养蟹不仅实现了稻蟹双收,螃蟹还成了优质绿色大米的“代言人”。

与亿农合作社一起来到驼柏树村的还有威迈农业,其负责人李谓也是第一年从事稻田生态养殖,也流转了300亩稻田。田里除养红田鱼外,每亩还放养了500只大闸蟹苗。“稻、鱼、蟹共生。”

“最初我们说种的是有机稻,没人相信,然后顾客知道我们在稻田里养蟹,点都不怀疑了,‘蟹田米’的名头就是优质大米的代名词。”滕文强说,“螃蟹是生态的保证,由于蟹属于甲壳类动物,对化学品非常敏感,化肥、农药的使用会影响其成活生长,稍有不慎,就会大面积死亡,因此稻田里放进螃蟹后就不能打农药和除草剂等。”

李谓的田块与别的不一样,田中间有个几十平方米的水凼,一些沟渠与水凼相连,田坎边上还围起了防逃网,防止螃蟹逃跑。李谓说,这种生态模式是非常理想的,稻渔生态系统使种稻不用农药化肥,减少农业面源污染;鱼、蟹清除稻田中的杂草、害虫,有利生产出绿色食品和有机食品。现在,田里放养的裸斑鱼已长到0.5公斤重;放养的蟹苗已长到2两重且成活率达到70%以上。他给记者算了算,今年1亩能收有机稻300至400公斤、鱼150公斤、蟹50公斤,产值能超过1.5万元。他们还将在田坎上种植晚熟李。

崇龛镇农业服务中心高级农艺师王智说,“螃蟹在对稻田环境起到‘监督’作用的同时,能提高产量10%以上。螃蟹在稻田里既清除杂草,又能捕食水稻虫害,连续多次蜕掉的外壳和排泄物还能提高土壤肥力。同时,螃蟹的活动对水稻根部土壤进行了有效疏松,对提高产量大有帮助。”

一水两用一地多收丘区农民增收有新路

王智介绍说,根据检测,稻田养蟹一年后,水田土壤的有机质含量提高20%,实现了“稻蟹双赢、绿色环保、增粮增收”。

驼柏树村支部书记周世勇已坐不住了。“今年我村实施了农田综合整理,搞了稻渔共生项目。好多群众开始不相信,现在都要求加入。”

“蟹田米”受青睐“网”送全国

周世勇介绍,村里正在筹划成立合作社,从今年底作准备,明年全村实施稻渔生态项目。“社员以土地入股,合作社采取保底分红模式,500斤黄谷保底,年底利润分成。”

“喂,文强吗?我要的220盒‘蟹田米’,下周一给我们配送过来哈,你抓紧备货哦。”“衡老板,你家米口感好,糯而不腻,我女儿特意让我打电话给你们好评,麻烦你给我再发10盒过来,我送亲戚朋友。”采访过程中,滕文强和衡克波的手机再次响起,滕文强告诉笔者,每天他们要接几十个订购电话。

人多地少,是四川省丘陵地区农村一大特征。如何在有限的耕地上多为农民增收开辟路子?

“‘蟹田米’是绿色无公害产品,营养价值极高,味道鲜美、口感纯正,很受顾客喜欢,回购率非常高,购买过我们产品的顾客七层以上都有二次购买记录。”滕文强说,他们会推荐顾客先买一两盒尝尝味道,味道好再来。反馈情况非常好,源源不断的好评,顾客们的推荐,吸引了全国各地的顾客,通过快递“蟹田米”网送全国。

射洪县以陈古镇鹤弛稻田种养专业合作社为依托,采取“合作社+农户”方式,实施优质水稻、红田鱼、晚熟李子、大豆等综合种养,吸纳农户451户,在该镇店子村和石坝河村发展实验基地1000亩,初步实现“千斤粮、万元钱”目标。今年该县又在驼柏树村搞示范,辽宁省河蟹研究所与省水产研究所成了这里的技术后盾。明年该县准备将规模化稻田综合种养扩大到3万亩。

“今年一共收获了1.5万公斤蟹田米,我们十斤装成一盒,目前已经售出2000多盒,销售一大半了,目前我们已经有了固定的大单顾客。”滕文强介绍说,下订单的客户越来越多,其中更是有公司提前下了明年的大单,直接预订了几亩“蟹田米”,如今“蟹田米”市场销路很好,供不应求。

据省水产局人士介绍,四川省稻田养鱼起步较早,在上世纪90年代,曾是全国的一面旗帜。但当时的稻田养殖多是鲤鱼、鲫鱼等,产量和市场价值不高。其实,稻田综合种养潜力很大,亩产名、优水产品可达50-100公斤,水稻每亩可增产10%左右,实现“一水两用、一地多收”。其次是生态效益显着,同一稻田内既种稻又养鱼,发展有机绿色农业。

“大闸蟹也将陆续上市,已经接了不少订单,对未来我们有信心。”滕文强和衡克波表示,“蟹田米”和绿色“大闸蟹”在全国市场都很有“钱景”。

四川省常年水稻种植面积3600万亩,其中宜渔稻田1000万亩。截至2012年,我省已发展稻田养鱼面积480万亩,产量25.37万吨,占水产品总量118.9万吨的21.34%。

为让消费者买得放心、吃得健康,他们正在筹备利用现代技术,把基地“开”进手机、电脑。“借助软件强大的直播功能,消费者可以通过直播实时观看基地状况,工人割草、螃蟹游泳、插秧、收谷等在千里之外也能尽收眼底。”衡克波说,除此之外,他们还将在产品身上贴上“二维码”,消费者扫描二维码即可利用二维码“溯源”功能,详细了解产品的所有情况,让更多的顾客了解认同他们的产品。

现在农村搞稻田综合种养更有优势,农村基础设施得到极大改善。射洪、蓬溪、隆昌、盐亭等地进行了“稻虾兼并作”、“藕鳅共生”、“稻渔鸭”、“稻渔藕”、“稻渔果”等多种种养模式探索。“稻田综合种养,关键是种什么?养什么?应种优质稻和养经济价值较高的水产品种。比如养泥鳅,现在市场价格高达每公斤五六十元。大闸蟹经济价值更高。”不过,这位人士承认,稻田养殖大闸蟹在我省还存在一些技术难题,我省的水产技术力量正在进行攻关。

“成功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。”衡克波介绍说,前期由于养殖经验战缺乏,大闸蟹曾大量死亡,最终成活率不足60%,直接损失达5万元。为了学习养殖技术,他们曾“六顾茅庐”到合川拜师学艺。

“能取得如今的成功,也跟我们自身拥有的‘资源’有关。”滕文强补充到,他之前在朴真农业上班,积累了丰富的客户资源,有一定的销售渠道,只要产品质量好,不愁销路。

滕文强提醒广大农民朋友,虽然稻田养蟹利润可观,但也存在极高的风险,需要掌握科学养殖技术,畅通各种销售渠道,广大农民朋友切勿盲目更风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