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北坝 家骆驼愈来愈多

安北坝 家骆驼愈来愈多。近日,安南坝保护区管理局根据2015年管护站造林绿化工作安排部署,组织技术人员合理规划和认真预算造林苗木品种及数量,在门户网站公开发布《甘肃安南坝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2015年苗木采购招标公告》,并于4月1日进行了苗木公开竞标,确定购买各类苗木约25850株,确保了管护站春季造林绿化工作的顺利开展。
安南坝保护区各管护站点驻扎地较偏远,受地域影响,5个管护站点中,有4个呈缺电、缺水、缺交通工具、缺通讯信号的四缺状态。近两年,经过管理局多方不懈努力,基本解决了各管护站的用水难题。为了进一步改善各管护站点的生产生活条件,为坚守在保护一线的管护人员提供良好的工作生活环境,坚定工作人员信念,2014年底,管理局对各基层管护站点周边进行绿化规划,并完成了造林地整地、换土、底灌工作,为今年的植树造林奠定了基础。(厅造林产业处、安南坝管理局供稿)

2015年1月12日,安南坝管理局组织召开了2014年度管护站护林员总结考核大会,局党委、保护科、公益林办负责人及43名护林员参加了会议。
会议首先由保护科负责人宣读了《安南坝管理局护林员管理暂行办法》及考核要求,其次各管护站负责人进行了述职,全面总结了保护区各管护站管理工作及公益林管护工作情况,并对照护林员考核管理办法对每位护林员进行了量化考核。
会上,局党委对护林员提出了两点要求:一是加强工作纪律,严格遵守管理局制定的《安南坝管理局护林员管理暂行办法》,乘坐单位指定车辆出入保护区;二是确保值班安全,各管护站的燃煤取暖房要安全使用燃煤炉具,经常性把窗户打开,保持室内通风良好,避免发生不安全隐患。(安南坝保护区管理局供稿)

图片 1

核心阅读野骆驼,全球数量不足1000峰,我国一级保护动物。在极度干旱的甘肃安南坝野骆驼自然保护区,通过建设饮水工程、加强巡护管护等措施,野骆驼种群数量不断增多。穷荒绝漠鸟不飞,极目苍凉的戈壁滩上,除了一眼望不到头的碎石沙砾,就只有零星可见的骆驼刺。干旱,是每个到达安南坝野骆驼自然保护区的人最深刻的感受。“现在基本每月都能监测到野骆驼来饮水点喝水。”安南坝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党委书记陶辽汗说。如今,人迹罕至的保护区,被誉为野骆驼的天然“产房”。比大熊猫还稀少,全球不足1000峰野骆驼,陆地上唯一能靠喝咸水生存的动物。全球的野骆驼仅分布在4个区域,其中3个位于我国西北地区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全球的野骆驼总数不足1000峰,比大熊猫还要稀少,而安南坝就生活着逾200峰。也因此,这里发生着诸多与野骆驼有关的故事。2013年3月的一天,陶辽汗和往常一样,前往核心区域开展例行巡护监测工作。然而一个意外,让他收获了此生难忘的惊喜——搭救了两峰被遗弃的野骆驼幼崽。“相比家骆驼,野骆驼体型偏大、毛短腿长,驼峰间距也更宽。关键是它们野性大得很,嗅觉、听觉和视力都极为灵敏,老远就能发现人,然后迅速跑开。”陶辽汗说,听到小骆驼的鸣叫声时,为了不惊扰它们,“我们马上藏了起来,架设望远镜观察四周”。为了不影响野骆驼群找回幼崽,陶辽汗和同事们悄悄撤离,完成既定巡查任务。然而,幼年野骆驼的悲鸣一直牵动着他们的心。夜幕降临,巡护员们又回到发现幼崽的地方,确认幼崽被遗弃后,将两峰虚弱的小野骆驼带回了保护局。在保护局,野骆驼得到了悉心护养,“再过两年,等它们满5岁了,就可以放归自然。”陶辽汗心里很舍不得两个小家伙,但“现在保护区生态环境好多了,让它们回家我也放心。”陶辽汗介绍,保护区2006年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是我国设立的两个野骆驼保护区之一。这里冬季严寒、夏季酷热,极度干旱、风沙较大,属无人区。野骆驼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,吃着几乎没有叶子的沙生植物,喝着荒滩深处的盐碱水,“以日月为友,与风沙做伴”。巡护范围近13万公顷,帮野骆驼“解渴”“保护区50%以上都是荒漠化土地”,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说。安南坝保护区位于甘肃省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,西邻新疆罗布泊,平均年降水量不超过90毫米,蒸发量却近3000毫米。尤其到了特别缺水的年份,连野骆驼都会“喊渴”。要在这里进行植被恢复,受地理和气候条件制约,难度很大。“水源问题成了制约野骆驼种群繁衍生息的关键因素,这影响了野骆驼的生存。”陶辽汗说,最旱的时候,即使是保护区的核心区域,草类生长的情况也很不好。面对饥饿缺水的野骆驼,保护区加快了饮水工程建设。“我们从安南坝河引水38公里到保护区核心区域,确保枯水期野骆驼能喝到水。”陶辽汗说,饮水工程在去年完工后不久,就开始监测到野骆驼到新修的饮水点饮水。为了从整体上改善生态环境,保护区不断加强管护工作,建成了乌什喀特、冬格列克等4个保护站及大红山检查点,并通过长达24公里的资源保护工程,实现了保护区核心区的封闭式保护管理。“保护区还对各基层保护站点的防护林进行补植补种,仅在冬格列克保护站,就补植了60亩防护林。”陶辽汗说。在保护区,即使是平时的监测巡查工作,也要和动植物资源保护结合起来。“我们基本一个月开展两次例行巡护监测工作,主要针对野骆驼种群的迁徙路线、经常活动的区域。”陶辽汗告诉记者,巡查范围很大,即使是巡护的重点——保护区的核心区,都有近13万公顷。“我们委托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,全面考察保护区本底资源,编写了《安南坝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学考察报告》。”安南坝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,通过同中科院遥感所合作,保护区对3峰野骆驼安装了GPS卫星定位跟踪器,并修建完成野生动物救护繁育中心。通过安南坝保护区的不懈努力,野骆驼栖息地植被得到了有效恢复,野骆驼种群数量不断扩大。在今年3月的一次巡护中,“我们一天之内就发现了158峰野骆驼的行动踪迹,这是非常罕见的。”陶辽汗很兴奋。“戈壁精灵”期待更多关注野骆驼的数量比熊猫还要稀少,但在保护区工作人员看来,“戈壁精灵”还需要得到更多关注。“保护区成立以来,甘肃省财政厅、林业厅等部门在资金方面给我们提供了大力支持,但是从整体来看,目前尚未设立保护野骆驼的专项资金。”在安南坝保护区工作人员的眼中,对于野生动物,只有认识,才能关爱,也只有关爱,才能拯救。“我们应该像保护大熊猫一样,设立专项资金,拯救濒危的野生骆驼。”陶辽汗说。保护资金的短缺,也体现在保护区内原有农牧民的搬迁工作中。保护区成立前,这里曾有农牧民的草场。“现在,其中一部分农牧民已经搬迁出来;但还有少部分人仍留在保护区的非核心区中,继续进行着放牧生活。”一位巡护员说,这对野骆驼的保护有一定影响。巡护员说,为尽可能减少不利影响,安南坝保护区通过从当地农牧民中招聘护林员,签订共管协议,发动群众参与到保护区生态环境的保护中来,便于大家及时反映问题、处理问题。果然,60多名护林员发挥了意想不到的作用,“保护区至今未发现任何盗猎情况的发生。”此外,保护区目前尚未成立专业的科研和救护基地,一定程度上制约着野生动物救助工作的开展。“希望在特别干旱的季节,核心区及缓冲区能开展人工降雨作业,提升野生动物的生存条件。我们想为野骆驼做的,还有很多。”保护区工作人员对前景充满向往。

相关文章